阿根廷大选揭晓拉美左翼回归?

有分析认为,随着阿尔韦托和克里斯蒂娜在12月10日开始正式执政,庇隆主义在阿根廷开始回归,拉美政坛的钟摆可能将再次向左倾斜。

10月27日,拉美第二大国阿根廷举行四年一度的总统选举,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大选结果牵动拉美神经。

中左翼“全民阵线”总统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和其搭档、副总统候选人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两人姓氏相同,但没有亲属关系)的组合得票率超过法定的45%,战胜中右翼“变革”联盟总统候选人、现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和副总统候选人米盖尔·安赫尔·比切托的组合,成功当选阿根廷新一届总统和副总统。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大选是在阿根廷面临深刻的经济危机的背景下进行的,选举结果体现出阿根廷民众迫切求变的心理,阿尔韦托的主张受到选民欢迎。然而在困境之下,阿尔韦托的执政之路将面临重重挑战。

2015年,马克里作为由共和国方案党、激进公民联盟和公民联盟等党派组成的“变革”联盟候选人在第二轮大选中胜出当选总统,结束了阿根廷长达12年的左翼执政周期,一度被认为标志着拉美政坛“左退右进”的开始。不过,仅仅过了4年,科尔多瓦马克里就在2019年的总统选举中败北,不仅没有实现连任,还将总统宝座归还给了左翼政党候选人。

马克里曾承诺要降低通货膨胀、振兴经济、改善民生等,常说“我们做得到”。2015年12月就任总统后,他出台一系列改革举措,取消了实施4年之久的外汇管制及部分农产品出口税,与“秃鹫基金”达成协议,同意偿还约120亿美元的债务,使得阿根廷的经济在2017年出现复苏迹象。

但好景不长,2018年5月,阿外汇市场出现剧烈震荡,比索大幅度贬值,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贷款协议后,8月比索再次大幅度贬值。随后,马克里政府又向IMF借款,共计高达570亿美元。为实现与IMF借款协议中规定的财政目标,马克里政府不得不实施财政紧缩政策,2018年阿GDP出现负2.6%的增长,人均GDP下降3.9%。

2019年以来,阿根廷的经济形势继续恶化。2018年1美元兑换18比索,到2019年8月,货币已贬值到1美元兑60比索。2019年,阿根廷的年通货膨胀率预计将达57.3%,居世界第三。贫困率从2017年下半年的25.7%上升到2019年下半年的35.4%;失业率从2018年第三季度的9%上升到2019年第三季度的10.6%。

马克里执政4年期间,阿资本外逃高达600亿美元,超过阿政府向IMF借贷的570亿美元。2019年4月至10月,阿国际储备减少300亿美元,其中8月初选后的2个月,减少200亿美元。外债从2015年12月马克里上台时的1674亿美元,上升到2018年6月的2615亿美元,到2019年10月增加到2800亿美元,负债率高达80%。

近年来阿根廷经济的严重衰退和政府出台的紧缩政策、生活费用的上涨和实际工资的下降,使中产阶层人数减少,贫困人口增加,民众生活水平大幅下降。有人抱怨说,马克里的承诺并没有兑现。

现年60岁的阿尔韦托是正义党(庇隆主义党)人,曾于2003~2007年任基什内尔左翼政府和2008年克里斯蒂娜左翼政府的内阁部长,后因对克里斯蒂娜持批评态度而辞职。可以说,他曾是基什内尔和克里斯蒂娜左翼总统的左膀右臂,有丰富的执政经验。

有分析指出,不少阿根廷人怀念基什内尔和克里斯蒂娜在任时所采取的克服金融危机、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措施和体恤民心的社会福利政策,期待下届阿尔韦托政府能改变马克里的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采取更为有效的经济政策,振兴阿根廷经济。

阿尔韦托在竞选时主张实行外汇管制,加强国家对经济的干预力度,建立一套限制投机资本的法规;主张与IMF重新谈判安排偿债计划。他还提出要保护劳动者权益,维护本国中小企业的利益,反对公共服务费用涨价,逐步增加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和改善民生。

阿尔韦托大选获胜的另一个原因是,他与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组合使庇隆主义党各派在一定程度上弥合了分歧、加强了团结。此前,庇隆主义党之所以在2015年大选失败,一个重要原因是执政联盟“胜利阵线”和庇隆主义党内派别林立,分歧严重,力量分散。

阿尔韦托是庇隆主义的温和派,他在竞选中与庇隆主义各派进行对话,谋求团结。这次大选,克里斯蒂娜克服了与阿尔韦托过去的矛盾,主动推举阿尔韦托为总统候选人,而自己则作为副总统候选人,这一竞选战略显然获得成功。

有分析认为,随着阿尔韦托和克里斯蒂娜在12月10日开始正式执政,庇隆主义在阿根廷开始回归,拉美政坛的钟摆可能将再次向左倾斜。

与2018年委内瑞拉大选和2019年玻利维亚大选后出现的反对派不承认大选结果、政局出现动荡的局面不同的是,阿现总统马克里在10月27日夜间选举结果公布后即表态认输,并向阿尔韦托表示祝贺。翌晨,马克里邀请阿尔韦托前往玫瑰宫共进早餐,商讨权力交接事宜。这将有助于政权的平稳交接和政局的稳定。

在政治上,由于其竞选搭档克里斯蒂娜曾任阿根廷前总统基什内尔的第一夫人以及随后的阿根廷总统,而后不久将任阿尔韦托的副总统,阿根廷大因而阿尔韦托需要协调好与她的关系——一方面,阿尔韦托要调动克里斯蒂娜的积极性,充分利用其治国理政的经验和能力;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她越俎代庖、喧宾夺主。

与此同时,阿尔韦托必须继续协调和加强与庇隆主义党内各派的关系,团结该党各派一起治国理政。另外,由于这次大选后,“变革”联盟的各党在参众两院中仍拥有众多席位,与“全民阵线”几乎平分秋色,因此,阿尔韦托提出的各项法案和措施在国会中料将难以顺利获得通过。

在经济上,如何提振经济、稳定金融市场、合理解决债务问题将是新总统的紧迫任务。阿根廷的债务清偿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宗商品价格和国际贸易形势。阿尔韦托就任后,需要立即与IMF就延长部分债务偿还期限等展开磋商。令阿尔韦托略感欣慰的是,IMF的新任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已表示,期待与阿新政府协作应对阿根廷的经济挑战,促进能让所有阿根廷人获益的“包容性的、可持续的增长”。

阿根廷经济的主要问题是结构性问题,目前经济过于依赖出口,特别是初级产品如大豆等,这种经济脆弱性难以在短期内克服。目前影响阿根廷经济增长的三大因素——投资、消费和出口都面临着巨大挑战。许多国际评级机构下调阿根廷信用评级,外国投资者亦因为潜在风险对阿采取谨慎态度。阿根廷新政府需尽快找到办法恢复外界信心。

在社会方面,阿尔韦托在竞选时承诺当选后将尽快提高薪资水平、改善民生,但无论是补贴公共服务还是增加工资和其他福利,都需巨额财政支持。而目前阿负债累累、外汇储备紧张,新政府很难拿出大笔钱来兑现承诺。

在外交方面,阿尔韦托表示,愿意与美国建设互相尊重和谅解的关系,并加强两国的联系。在对待委内瑞拉危机的问题上,阿尔韦托或将采取墨西哥、乌拉圭、古巴等国家的立场,主张采用政治手段解决委内瑞拉问题,即在政府与反对派之间举行最小规模的内部对话,而非采用政权更迭的手段。

此外,虽然阿尔韦托主张加强拉美一体化,但是阿根廷新政府或将退出利马集团。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对阿尔韦托当选阿根廷总统感到不高兴,并公开表示不会向阿尔韦托表示祝贺,虽然他仍然主张继续发展与阿根廷的关系。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