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普鲁斯特、海明威…用这本书闯进43位世界文豪的家

原标题:莎士比亚、普鲁斯特、海明威……用这本书,闯进43位世界文豪的家

一听就是文化人儿。大家好,这里是书评君最新推出的音频荐书栏目“都市青年の生活意见”。每周一至周四,我们在这里为你推荐好书。

此书作者是日本东京大学和中央大学的四位欧美文学学者——阿部公彦、阿部贤一、楯冈求美和平山令二。他们显然深谙读者的偶像崇拜心理,因而有了这部以介绍43位著名的欧美作家故居为题材的著作。

这些作家的在世时间横跨16至20世纪,地域则囊括了北美、英国、法国、德国、挪威、俄罗斯等地,既包括莎士比亚、弥尔顿、狄更斯、雨果、普鲁斯特、托尔斯泰等经典作家,也包括尤瑟纳尔、杜拉斯、黑塞、海明威等更为现代的作者。书中通过介绍作家生命中最重要的几处宅邸,勾勒出他们的人生轨迹、创作历程和生活习惯。点击音频,即刻了解更多~

今天要为你推荐的是一部轻松好看的图文书《世界文豪之家》,作者是日本东京大学和中央大学的四位欧美文学学者——阿部公彦、阿部贤一、楯冈求美和平山令二。四人分别研究英美、中欧、俄罗斯和德语文学,他们历经多年,从世界各地采集了众多著名作家的故居照片,并以作家生平和文学活动为背景,对这些宅邸予以解说,还原作家们生活中最私密的个人空间。

对作家个人生活的好奇,几乎是每位文学爱好者的本能。每当读到一部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作品,我们可能都会想要进一步了解作者的人生经历、家庭环境、生活习惯和思想资源,而除了文字作品外,最能提供某种直观感受的莫过于作者的故居。

那里可能是他们的出生地,他们在那里度过了幸福或不幸的童年,以至于在此后的作品中不断追怀;那里也可能是他们的一个人生驿站或借居之所,但见证了某部重要作品的诞生,或某段鲜为人知的情感往事;那里也可能是作家豪掷重金购买或修建的宅邸,他们打算将其作为长居之所,精心装潢布置,并留下了在人世间最深的生活烙印……

他们生前可能穷困潦倒,也可能腰缠万贯;可能籍籍无名,也可能为盛名所累,但无论如何,他们都在死后被文学史所承认,在文学的万神殿中占有一席之地。因而,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读者和崇拜者,怀着朝圣般的心情,涌向他们曾经栖身过的地方,去探寻偶像生前的生活痕迹和起居细节,试图从蛛丝马迹中捕获一道道文学谜题的密码。

此书的四位作者,显然深谙读者的偶像崇拜心理,因而有了这部以介绍43位著名的欧美作家故居为题材的著作。这些作家的在世时间横跨16至20世纪,地域则囊括了北美、英国、法国、德国、挪威、俄罗斯等地,既包括莎士比亚、弥尔顿、狄更斯、雨果、普鲁斯特、托尔斯泰等经典作家,也包括尤瑟纳尔、杜拉斯、普鲁斯特同性黑塞、海明威等更为现代的作者。书中通过介绍作家生命中最重要的几处宅邸,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kidlitwriters.com/,马塞尔-里瑟勾勒出他们的人生轨迹、创作历程和生活习惯。

这些房子的来历不一,可能是祖传的,也可能是租借、购买、自建或他人赠送的,无论如何,在这里都有过一段作家的生活往事。在经过数十、甚至数百年的岁月剥蚀和反复修葺之后,它们依然屹立未倒,与周遭的人文和自然景观进行着对话,也静候着昔日主人最忠实的读者的到来。

翻阅这些呈现故居外观和内部陈设的照片,以及相配的文字解说,我们得以窥见作家们的日常生活状态,包括他们的经济状况、居住环境、写作习惯、生活癖好,等等。通过左图右史的互证,仿佛能瞬间抵达他们的身边,建立起一种更为亲近的心灵关系,从纯粹的文学想象变为可触可感的具象环境。

简短的文字解说,也透露着作家们的生活秘密。比如美国短篇小说巨匠欧·亨利,“使用笔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创作活动,是在他因侵吞公款罪而服刑期间”,他做过药剂师、不动产公司出纳员、土地管理局绘图员助理和银行职员,但在银行工作期间因侵吞公款而受到起诉。他逃往中美洲的洪都拉斯,但终究还是回国服刑,后来以“模范囚犯”之名获释。

又比如,位于伦敦道蒂街的狄更斯故居,狄更斯曾在此生活过两年,然而迁居到这里不久,他便遭受厄运,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妻子凯瑟琳的妹妹,17岁的玛丽猝然去世。据说较之于凯瑟琳,狄更斯更钟情于玛丽,在遭受这个打击之后,他甚至一度无法写作。当时他正在创作《匹克威克外传》和《雾都孤儿》,后来克服悲痛重新开始写作,最终获得了声誉,不过其后由于用情不专等原因,他与凯瑟琳离婚。这处故居如今成为狄更斯陈列馆,里面收藏了与狄更斯有关的一万多件藏品;而另一处他曾经创办刊物《一年四季》的地方,如今则成为一家冠以狄更斯之名的咖啡馆。

在四位作者的描述中,“赫尔曼·黑塞使用多年的老式打印机,似乎还在吞吐着巨著书稿;被托尔斯泰锯得很矮的书房座椅,承载了想要看清文稿的失明老人晚年的所有懊丧之情;勃朗特姐妹创作伟大小说的袖珍小本,因为节省纸张而只能容下蝇头小字;书中还有海明威炫耀于起居室墙壁的众多兽头……”从家居陈设到建筑装饰,作家们生活的真实环境,无疑在诱惑着读者的窥探欲,也让作家们有了更清晰可人的面孔。

Leave a Comment